|個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錄 | 注冊 |
未完成

“專精特新”為什么如此重要

2021-08-30 09:28 | 作者: 萬建民,李薇

70210a79f6902a876727e384cb90764b

“專精特新”在很大程度上是解決“卡脖子”問題的利器,它們大都瞄準“縫隙市場”,在細分領域建立了競爭優勢,甚至具有壟斷話語權,能有效連接產業鏈的“斷點”、疏通“堵點”。

文|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 萬建民

編輯|李薇 

“專精特新”忽然成了一個熱詞。

先是劉鶴副總理在7月27日舉行的全國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高峰論壇上指出,“專精特新”的靈魂是創新,強調“專精特新”就是要鼓勵創新。緊接著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,加快解決“卡脖子”難題,發展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。

“專精特新”為什么引起如此高規格的重視?

先來看一個故事:日本一家叫做味之素的味精廠,卡住了全球芯片企業的脖子,原因是味之素在制造味精時產生的副產物ABF,是一種用極高絕緣性的樹脂類合成材料制造成的薄膜,目前全球芯片在制造過程中都使用ABF。ABF材料市場不大,技術門檻非常高,味之素公司占據了90%以上的市場,幾乎沒有替代產品。這就是“專精特新”的威力。

類似的例子很多。顧名思義,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是指具備專業化、精細化、特色化、新穎化優勢的中小企業。這些企業雖然規模不大,但擁有各自的“獨門絕技”,在產業鏈上具備一定的話語權,這有點類似于隱形冠軍——它們大都是中間制造商,瞄準“縫隙市場”,在細分領域建立了競爭優勢,甚至一定意義上具備了壟斷話語權。

“專精特新”在很大程度上是解決“卡脖子”問題的利器。我國雖然是全球工業門類最齊全的國家,但產業基礎能力建設不足的問題仍然比較突出。既有基礎裝備和核心技術能力不足的問題,也有產業鏈上“斷點”“堵點”較多,缺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“殺手锏”技術的問題。比如,一些產業核心零部件、材料、工藝的產業基礎能力不能適應產業發展和需求側變化,數字化基礎技術體系薄弱,自動控制與感知、核心軟硬件、工業云與智能服務平臺、工業互聯網等基礎科學存在短板、底層基礎能力不足;對于集成電路、生物醫藥等產業鏈關鍵環節的控制力與主導權較弱,從“科技”到“產業”的創新內循環機制不暢等等。

“專精特新”的靈魂是創新。我國經濟發展到當前這個階段,科技創新既是發展問題、更是生存問題。我們像需要隱形冠軍那樣需要大量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,惟其如此,才能連接“斷點”、疏通“堵點”,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的韌性,最大限度解決“卡脖子”難題。

我國在培育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方面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日前,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第三批2930家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業。截至目前,我國“小巨人”企業數量已達4762家。在新形勢下進一步做好培育“專精特新”的工作,需要企業家、資本和政府一起努力。

培育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,企業家首先要摒棄規模崇拜,拒絕多元化誘惑,專注在細分領域建立競爭優勢。大國之間的競爭,需要大公司,同樣需要具備國際競爭力的“單打冠軍”。很多中國企業家內心深處都有規模崇拜,進入世界500強曾是很多企業家的追求,但培育“專精特新”,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專注,不要求大、求多元化,要將有限的資源聚焦在一個細分領域。

培育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,資本要有“與時間做朋友”的耐心。以盛產隱形冠軍聞名的德國,企業最注重的是“工匠精神”,大量“小而專”的企業建立競爭優勢的時間短則十年,長則數十年,資本如果希望在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身上掙快錢,只會毀了這些企業。只有尊重規律、注重工匠精神,才能在時間的河流中淘洗出真正有價值的“專精特新”。

培育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,政府要創造良好的營商環境,尤其是有利于中小企業長期發展的營商環境。劉鶴副總理指出,企業家精神就像魚一樣,水溫合適,魚就會游過來。我們的政府部門必須明白,我們不僅需要大魚,也需要小魚,不能把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大魚身上。我們的大企業也必須明白,讓小草成茵,建立多元的生態,大樹才能長得更加挺拔,大公司必須為小企業留出市場縫隙,才會有健康的商業生態。 

值班編輯:米娜  審校:崔允琰  制作:陳睿雅

茄子视频.app免费下载-茄子视频更懂你-茄子污视频